汉中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南非种族不再隔离但远未平等

发布时间:2019-09-13 16:53:31 编辑:笔名

南非,种族不再隔离但远未平等

许多南非黑人收获了财富,但是索韦托和其他地方仍然很贫穷

南非布隆方丹上世纪70年代,当弗雷迪肯尼(Freddy Kenny)开始开着破旧的皮卡卖菜的时候,每到晚上9点警报就会响彻他的家乡布隆方丹,提醒他和每一名黑人,他们必须立即离开市区,不然就会被逮捕。

如今,唯一隐约可见的就是一座20英尺(约合6米)高的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塑像,他举起象征黑人力量的拳头致意。曼德拉带领南非摆脱种族隔离制度,进入民主时代。肯尼现在已经成为一名超市大亨,捐资在这座城市的最高点纳瓦尔山,树立了南非首位黑人总统曼德拉的铜像。

马迪巴(Madiba)在世的时候,总是守护着我们,肯尼在周六说,如今,他会永远守护我们。马迪巴是曼德拉的族名。

肯尼现在享有与白人相同的权利,他的新生活印证了曼德拉的承诺,让种族和解成为他但任总统的核心政治遗产。曼德拉于上周四(本文最初发表于12月8日编注)逝世,葬礼将于本周日举行。

曼德拉领导的政党曾发动武装起义反对种族隔离政府。然而,当他出狱的时候,他却宣扬宽恕与和解。抛下怨恨的曼德拉通过谈判,和平地终结了白人统治,造就了彩虹之国。

但现实表明,在选举方面实现种族平等要比实现社会及经济平等容易得多。肯尼经常光顾斯库曼公园高尔夫俱乐部(Schoeman Park Golf Club)的酒吧,之前这是一个只供城市精英消费的白人酒吧。肯尼已经赶上且超过很多南非白人,他是机会、发展不平等的常规中的特例,这种不平等依然是南非现在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之一。

种族隔离结束以来,政府已经建造了200多万套住宅,让数百万个家庭用上了电,此外还让远远更多的贫困人口获得了饮用水。根据去年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从2001年至2011年,黑人家庭的平均年收入增加了两倍。越来越多的成年黑人就读中学,尽管读大学的黑人很少,但人数也在增加。

但南非的黑人仍然远远落后于白人,而且按某些标准来看,甚至出现更大退步。按照当前汇率计算,2001年,白人家庭的收入比黑人家庭高出将近1.7万美元(约合10.3万元人民币)。到2011年,收入差距扩大至将近3万美元。虽然南非大幅减少了没有受过教育,或只接受过几年小学教育的黑人,但很少有白人需要克服这种障碍,自种族隔离制度结束以来,白人进入大学并取得更高学历的比例也提高了。

在社会生活方面,南非依然处于深度割裂的状态。根据南非《和解晴雨表》(SA Reconciliation Barometer)这是一项有关种族及社会态度的调查数据,只有不到40%的南非人会与其他种族的人交往。只有22%的白人和五分之一的黑人居住在不同种族混居的社区。学校也依然存在严重的隔离现象:只有11%的白人儿童和15%的黑人儿童在不同种族混合授课的学校就读。

曼德拉在担任总统期间,成功防止了数十年的压迫和失衡加剧到失控的地步。他呼吁黑人,要对获得那些底层白人都习以为常的商品和服务抱有耐心。他告诉白人要对多种族的民主抱有信心,不要离开南非。

但是这许多年来,随着他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许多人都开始疑问,曼德拉离世之后,南非不同种族间相对的和睦会变成什么样子。

在南非,很少有那个地方受种族隔离的影响比布隆方丹更严重。19世纪后半叶,布隆方丹是独立的南非白人共和国奥兰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的首都,在某种程度上这里也是后来种族隔离制度的雏形。1914年,这座城市里的一群白人精英在仅限白人入内的兰布勒斯大厅(Ramblers Hall)里集会,组建南非国民党(National Party),又于1948年当权,然后把种族隔离和白人至上的原则作为政府的官方政策。

然而,这座城市黑人运动的历史也非常丰富。1912年,一群黑人社区的领袖在这里的一所教会学校集会,然后成立了非洲人国民大会党(African National Congress)的前身。

1997年,时任南非总统的曼德拉在访问这座城市时发表了一次演讲,他在演讲中赞扬布隆方丹是南非巨大转变的象征。

他说,那些让我们成为今天的自己的各种力量和人物,在这里相互作用、相互碰撞。

他还说:布隆方丹经历了很多改变。它曾经是殖民侵略势力的前哨,之后成了将大多数人排除在外的一个共和国的首都,如今它又变成一个通过民主选举产生的跨种族省级政府的所在地。

然而,深刻的裂痕仍然存在,而且长期的偏见也不那么容易消除。2008年,布隆方丹自由州大学(University of the Free State)一栋白人宿舍里的学生,摄制了一段粗糙的视频,视频显示这些学生正在宿舍里斥责和羞辱黑人佣人,并强迫他们吃下似乎被一名学生撒过尿的炖菜。视频里的学生们后来被开除了,而且还受到了刑事指控。这段视频似乎是为了抗议计划实施的学生宿舍不同种族混居而拍摄的。

像肯尼这样的人,因为拥有财富和地位,可以在这个多种族的世界里轻松地生活。但是对于大多数南非黑人而言,种族仍然是一个可怕的障碍。与许多贫穷的年轻黑人一样,27岁的马梅洛特拉克利(Mamello Tlakeli)说,她与白人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接触。

她的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连锁海鲜餐馆当服务员,她说白人的种族偏见仍时常会让她感到愤怒。她说,讲阿非利卡语(Afrikaans)的顾客有时会要求她讲阿非利卡语,尽管他们显然会讲英语。大多数年轻的南非黑人都不会讲阿非利卡语,虽然他们的父母上学时曾被迫学习过这门语言,当时的这项政策在反种族隔离运动中曾是一项极受民众关注的议题。

她说,他们连点冰激凌都要用阿非利卡语。

员工吃饭时间,白人和黑人员工会分开来坐,这并不是强制性的,而是出于习惯。

她说,和白人同事在一起总是让人很不舒服。

最近失业的特拉克利目前在一家慈善机构当志愿者,她希望获得一些专业经验。她说,南非的白人还是和种族隔离时代一样蒸蒸日上,可是黑人却仍然落在后面。

黑人和白人之间有一条巨大的鸿沟,她说,彩虹之国只是个梦想,并不是现实。

Lydia Polgreen自布隆方丹、Marcus Mabry自约翰内斯堡报道。Mukelwa Hlatshwayo自布隆方丹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水果微营销
微信小程序有什么
怎么开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