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武道天心 0385 一剑之威

发布时间:2019-10-15 21:49:24 编辑:笔名

武道天心 0385 一剑之威

御台座是帝御城的特设机构,由御座骑士团组成。+,

当初追杀叶寒洲直到陆明镇的,就是他们的成员。

御座骑士团相当于是帝御城主,也就是萧沧海的私军,只接受他的直接命令,受他的调动。

萧沧海还没有成为神明武圣的时候,就已经是大陆最强的魂明武君,追随者众多。在他的力量的鼓动下,无数强者以他为目标。经他有意召集培养,最后聚集成了这样一支部队。

这支部队平时留守帝御城,负责天地二都的防御工作,偶尔也会被萧沧海派出去做一些其它的事情。

它跟御魔军完全平行,御魔军无法直接调动使用他们。想要得到他们的帮助,也必须请萧沧海亲自下令。

御座骑士团人数保持在一百以内,绝不增加,但其中强者的比例,远远超过了御魔军。

不过人数上好歹算是有点限制,总算让御魔军与御座骑士之间维持了一定的平衡,但两者之间的关系一直仍然很冷淡。

御座骑士团的首席骑士,就是这支队伍的招牌,向来只由最强者担任。

以前,这个位置就一直是覃清圣坐着,已经十几年没变过,可想而知他的实力水平。

不过,那时候,覃清圣一直都是个意明武皇,没想到叶寒洲刚刚“反叛”,他就破境晋升了……

这样一来,相当于萧沧海多了一个大陆顶级的属下,再加上明显倾向他的周无音,实力一下子强得惊人。

没有了叶寒洲,剩下的魂明武君只剩下贺孤山和应遗草,实力本来就偏弱。现在贺孤山还跟覃清圣联袂前来赴宴……

姜风的笑容已经消失,在一旁冷眼旁观,心里不断盘算。

不仅是他,这两人一到,宴会的气氛一下子凝重下来,短暂的兴奋后

。周围的谈话声都小多了。

重繁脸色微微一变,但立刻又笑得一如往常。

他大步上前,行礼道:“贺伯父,好久不见,没想到您今天竟然会亲自到场,真是意外!”

意外?

看重家少族长说的不是假话,他是真没想到贺孤山会来?

那之前的那个座次安排只是碰巧,还是有什么其它的原因?

贺孤山还没有说话,重繁旁边一人已经笑着跟了上去。他埋怨一样地拉了拉重繁的胳膊。嗔怪地道:“你这孩子,怎么说得像是不欢迎贺帅一样呢?这样也太失礼了。贺帅请不要见怪,这孩子久病在床,疏于同人交际,不太会说话……”

姜风附近的黑皮青年一愣,忍不住问道:“重家少族长话里有这意思?我怎么没听出来?”

他身边那人不屑地看他一眼:“你这话都蠢得让人懒得跟你聊天了!贺帅最出名的脾气之一,就是最讨厌别人在他面前搞那些勾心斗角的玩意儿。碰到这种情况,他要么直接骂人。要么避开懒得理会。”

黑皮青年恍然大悟:“这老小子就是在用这种办法拖少族长后腿!”

另外那人哼了一声,道:“法子是糙了一点。但也算抓准了贺帅的性格吧。”

贺孤山冷哼一声,果然道:“老实说,我真挺不想来的。”

他直视着重繁,连眼角也不往旁边扫一眼,冷淡地道,“你家这些人。没几个我能看得上眼的。一想到要跟他们见面,就觉得无趣得要命!但是――”

他上前一步,拍了拍重繁的肩膀,眼中现出温和之色,“怎么说也是你的生辰。我怎么也该来捧场。这些年……你辛苦了!”

重繁目光微闪,低头道:“我不辛苦,辛苦的是母亲才对……”

贺帅的目光更加温和,轻声道:“好孩子……”

说着,他抬起头来,冷冷地扫了重繁身边那人一眼,刀锋般的目光刺得他向后一缩。

这时,覃清圣也笑了起来。跟贺孤山的冰冷不同,这位新任魂明武君相貌英俊,笑容温和,简直就像每一个少女心底深处的那位梦中情人。他向重繁行了一个骑士礼,庄重地道:“族长大人,多谢您与重家多年以来为漠北、为御魔城、为帝御城的无私奉献!”

他字正腔圆,音调铿锵有力,极为动听。虽然话里的官腔很有点重,但周围的人还是不知不觉地被他的声音吸引住了。

覃清圣双手平伸,一团光芒在他手中缓缓出现,越变越亮。

这光虽然极亮,但并不刺眼。所有人紧紧地盯着,只见那团亮光在覃清圣的手中开始流动,最后变成了一件白色的护甲。

它看上去柔软而轻盈,只在某些重点部位闪着金属的光泽,隐隐有明力结构呈现然后又消失。

覃清圣微笑着把护甲呈给重繁,道:“这是吾临行前,吾上嘱托我代为送上的礼物。”

他手掌一翻,白色的护甲向下呈现在众人眼前。它还没穿在身上,那简洁流畅的线条已经能带给人一种极致的美感。

接着,覃清圣把白甲往天上一扔,它立刻像一朵云一样轻盈柔软地飘了上去,像是没有重量一样。

然后,光芒乍起,狂风陡生!

“呛啷”一声脆响,覃清圣拔出腰间重剑,双手紧握,向着白甲重劈而去!

魂明武君一击,气势何等惊人,地面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深深的壕沟,就像整片大地被直接斩伤了似的。强烈的弧光伴随着更加强烈的气息冲向白甲,重重斩落!

白甲在天空中轻轻飘荡了一下,迎向剑光,毫发无伤,然后缓缓下落。

覃清圣上前一把接住,微笑道:“国级宝器西云甲,能承受魂明武君全力一击,望能代主上护住族长大人,愿族长大人永世安康!”

他把西云甲双手呈给重繁,看他接过。又是一笑,向后退去。

这时,重繁右边传来扑通扑通的声音,好几个人同时摔倒!

那正是覃清圣刚才重剑所指的方向,现在和山谷人已经不少,那里也站着几个人。他们看见覃清圣遥遥一剑劈来。大地接连开裂,整个人都吓呆了。

那一刻,强盛的气势逼得他们眼睛刺痛,他们拼命想要闭眼,但同时,又有另一种力量迫得他们只能睁大眼睛,凝视着那惊人的一剑。

他们每个人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大地的沟壑与重剑的剑意到达他们面前时,同时消失。他们毫发无伤。但精神遭受重创,根本再站不住了,一个接一个地摔在了地上。

贺孤山表情冷淡,没有说话,远处的姜风却已经看出了覃清圣的意思。

他这一剑,是击威,也是展示!

他虽然初升魂明武君不久,但已经稳固了境界。力量收发自如,随心所欲。

原本国级宝器出现。足以让所有人震惊的。但现在大家的思想都被覃清圣这一剑吸引了过去,他明明说西云甲可以承受魂明武君一击,但所有人想的都是:如果我遇上了这样一击,绝不可能再有生还的希望!

和山谷里一片寂静,重繁身后长老派的人看见这情景,本来想笑着说些什么。但他们的嘴角扯动,竟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重繁接过了西云甲,他眼睫微垂,接着又抬了起来。

他明亮的目光直视覃清圣。笑着行礼道:“多谢覃大人,也请代我多谢武圣大人。我还未曾有幸与武圣大人谋面,就受此重礼,心里实在感激。只希望有一天能拜见大人,仰视其无双风范!”

他侃侃而谈,声音清晰稳定,仿佛完全没受刚才那一击的影响。

接着,他看向地上的沟壑,微笑道,“堂堂和山谷,竟然连一击也承受不了,实在太不像话了。”

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

他这句话刚说出口,和山谷就像是有生命、听懂了一样震动起来!

大地微微震动,连同上面的人也一起跟着颤抖。

没一个人惊慌,所有大地之上的人都能感觉到一股柔和的意念,就像一个亲切的安抚,让他们心情稳定。

震动中,刚刚出现的沟壑渐渐合拢,不久,这个伤口就完全弥合,连一丝痕迹也没留,好像从来就不曾出现过一样!

重繁抬头看着覃清圣,微笑道:“多谢帝御城的重礼,覃大人,贺伯父,请随我入座!”

覃清圣紧盯着他,笑容已没有刚才那么完美。

他轻声道:“好一个重家族长,好一个和山谷,果然名不虚传!”

重繁微笑转身,引他们走到一明泉上游,最靠近九明湖的地方。

那是连江上首,刚好有两个座位,好像就是为这地位最高的两人准备的一样。

覃清圣走到这里,笑容已经恢复如常。他向贺孤山行礼道:“贺帅,您先请。”

贺孤山面无表情,只是一点头就走了过去。

贺孤山再怎么也是老牌魂明武君,又是御魔军总帅,覃清圣就算有帝御城背景,也应该让他为先。

这时,重繁扫了桌席一眼,略带歉意地道:“抱歉,先前不知道漠北会来两个人,少准备了一个座位……”

他转身扬声道,“来人啊,赶紧再加一个座位!”

首席之间距离安排得很宽,重繁指着第二席与第三席之间,朗声道,“在这里再加一个座位!”未完待续。。

p:感谢佐派思想、风萧萧兮夜漫漫、梨园弟子、$西苑探花$的月票,感谢fatf911的打赏,感谢fatf911、惑星粒子、ianian的支持!

今天还是有加更!

苏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保山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吉首治疗癫痫病费用
苏州治疗阳痿方法
保山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