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网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械医 第七百七十七章 铁桶一般的冀省

发布时间:2019-10-15 16:35:03 编辑:笔名

械医 第七百七十七章 铁桶一般的冀省

一纸突如其来的调令虽然让苏弘文感到惊讶,但也在他的预想之中,按照他原来的计划也是会进入到安和医院中工作,曾经这个设想是为了安紫楠,可现在却是为了他的医改政策与他的理想,冀省看起来很大,但对于苏弘文来说格局还是太小了,仅仅靠一个省医院就点燃医改的大火需要的时间太长、太长。

如此长的时间苏弘文怕出现什么变故,他跟谢广义以及他身后的人已经是不死不休的结局,双方绝无和解的可能,这么长的时间足够谢广义这些人使出浑身解数扑灭医改的火,把那颗还幼小的医改种子连根拔起。

这是苏弘文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所以他需要更大的舞台一展抱负,这个舞台就是安和医院这个华夏最好的医院,华夏医疗系统的风向标,如果他的医改政策能在这里施行势必会在短时间内燃起医改的大火,一旦火势起来谢广义这些人想扑灭都不行,面对滔天烈焰他们能做的只能是臣服,不然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但苏弘文自己清楚要想把这把火点起来肯定是千难万能,遇到的困难比他这么多年经历的困难加在一块还要多得多,这注定是一条坎坷难行的路,但苏弘文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他就会披荆斩棘一路前行,没有任何人跟事能够阻拦他,他相信自己最终会完成自己的理想——扭转华夏病态的医患关系。

苏弘文的这个理想实在是太高大上了,别人听到肯定会嗤之以鼻。认为苏弘文是脑子坏掉了,好好的当你的医生发你的财得了,干嘛没事给自己弄一个这么大的理想,想当伟人?英雄?还是想名垂千古?实在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实话这个理想苏弘文一开始并没有,他刚得到飞船的时候理想很简单,先是成为一名医生,一名优秀的医生,一名好的医生,在多赚点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然后把安紫楠娶了。这些就是他当时的理想。很简单,跟大多数人一样,没什么出彩的。

但随着苏弘文一路前行,他所处的位置越来越高。接触到的人跟事也是越来越多。他也越发了解华夏的医疗大环境。于是他那个高大上的理想出现了,他真的没想过当什么伟人、英雄,更没想要名垂千古。他只是想自己既然有了飞船那就该为这个国家为这个民族做点什么,因为他是医生,他不想看到医生跟患者处于一个敌对的状态,所以他才想改变华夏病态的医患关系,仅此而已。

人就是这样,处于什么位置就有什么理想,没钱的时候理想是有钱,没老婆的时候理想是娶个漂亮媳妇,可有了钱,也有了女人,更有了地位,他的理想是什么?变得更富有?得到更多的女人?变得更有地位?或许有一部分人会有这些理想,但苏弘文的理想不是这些,他只是单纯的想为全华夏的医生、患者做点什么,单纯而固执却又让人心生敬佩。

苏弘文不会管别人怎么想他、怎么看他,他只是知道自己有能力,那就要做点什么,为了自己,也为了这个国家跟这个民族。

这纸调令背后隐藏的东西苏弘文看得很清楚,肯定是谢广义这些人坐不住了,上次去金三角十有**就是这些人鼓捣出来的阴谋,不过他们没得逞,苏弘文还是活着回来了,一计不成在施一计,于是就把他弄去了安和医院,表面上看起来是苏弘文高升了,可实际上他一离开省医院那些医改政策就得烟消云散。

但谢广义这些人还是太小瞧苏弘文了,自打上次诺贝尔医学奖颁奖典礼后他就意识到了危机,一年多的时间里苏弘文可没闲着,整个冀省但凡是能从药品这里得到利益的人都被他拉到了自己的船上,早已经形成了一张虽然幼小但足够坚韧可以直面暴风雨的。

谢广义这些人形成一个络是因为利益,苏弘文编织的这张同样如此,就算苏弘文走了,但利益还在,这利益的根子就在医改政策上,谁动医改政策那就是断了大家的好处,谁会干?整个冀省现在就跟卷缩在一起的刺猬一般,谢广义这些人想咬上一口也得想想自己有没有那牙口,不怕被扎得满嘴血尽管来试试。

这情况是谢广义他们没想到的,他们还是太小看苏弘文了,根本就没想到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竟然把冀省经营得铁桶一般,他们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没把苏弘文的医改政策取消,反而给了他更大的舞台——安和医院。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现在谢广义这些人正欢欣鼓舞的准备去冀省搅风搅雨,把那颗医改的种子给挖出来。

这些事苏弘文想得到,但他不怕,没人比他更清楚他自己编织的那张利益络有多坚韧,他到要看看谢广义这些人是怎么在冀省碰得头破血流的。

不过苏弘文心里也有点担心,不是担心谢广义那些人真能毁掉他的医改政策,而是担心父母的态度,当初他们可是强烈反对苏弘文去京城,现在自己一声不响的就过去了,父母别气出个好歹来,这件事苏弘文决定还是暂时别跟他们说,等找个合适的机会在说。

这次苏弘文走的匆忙,医院里的事虽然都交接完了,但致远医药集团的事还没交代,他这个甩手掌柜虽然不大管事,但集团发展的大方向还得他说了算,这样一来一声不响就走了可不行,于是在半路上苏弘文把车停在加油站加油,他自己则跑去了卫生间,在里边分别给高怀远还有李涵芹打了个,简单交代了一下。

高怀远对苏弘文去京城没什么意见,反正他这个甩手掌柜几乎不管什么事

,在那都一样,集团里的事主要还得他来管理,不过高怀远还是为苏弘文做了下简单的安排。

李涵芹这苏弘文的大管家接到后立刻带领自己的秘书团队赶赴京城,他们得为苏弘文安排好吃、穿、住、行,还得负责向集团传达苏弘文的决策。

放下后苏弘文又给夏凌雪打了个,跟她说了下自己被调往安和医院的事,为此夏凌雪很是不高兴,但也没办法,她也不是不知道轻重的女人,不可能阻拦苏弘文事业上的发展,只能郁闷的答应下来。

苏弘文其实也舍不得跟夏凌雪分开,便想让她调来京城,这样两个人又可以在一块了,本以为夏凌雪会很痛快的答应下来,谁想她却拒绝了,因为她不能抛下班里的孩子不管,这还有一年多点他们就要中考了,在这个时候换班主任对孩子们还是有一定的影响的,所以夏凌雪决定等到班里的孩子中考完了在去京城。

苏弘文心里不大乐意,但却没说什么,他尊重夏凌雪的决定,也理解她的心情,同时他也希望夏凌雪有自己的圈子与事业,他不想夏凌雪成为一个家庭主妇,整天待在家里,两个人商定好这事后又说到了婚礼上,这还三个月就到十月一了,如果苏弘文还待在冀省的话结婚没什么问题,可他调去了安和医院,在这么大的医院里三个月就想站稳脚跟不大现实,到时候有他忙的,于是苏弘文就跟夏凌雪商量看婚期能不能推迟。

苏弘文本以为夏凌雪一听婚期要延迟肯定会发脾气,没想到她想了一下很痛快的就答应了,这让苏弘文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举着冲着夏凌雪就说了一大堆的甜言蜜语。

夏凌雪之所以答应得如此痛快,也是她理解苏弘文调动工作后肯定需要时间适应新环境,更需要时间站稳脚跟,她父亲就是这样,看惯了父亲一换地方就忙得昏天暗地的样子她不想苏弘文这么累还要为婚礼的事操心。

集团、家里的事差不多都交代完了,苏弘文心里轻松了很多,吹着口哨就回到了车上,屁股还没坐稳王半仙就扯着嗓子嚷嚷道:“老苏你小子掉坑里了是怎么的?去个卫生间竟然这么长时间。”

苏弘文瞪了王半仙一眼道:“就你废话多。”说完发动车子再次上路。

一路上苏弘文跟朱宏伟都是忧心忡忡的,只有王半仙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拉着他们扯闲篇,三个人在路上已经通知了张傲博,也跟他约定了好了时间,本来7点多就应该到地方的,可谁想京城堵车堵得厉害,一直到快九点了才到了约好的地方。

张傲博看苏弘文三个人到了有些激动的过来一人给了一拳,对于苏弘文的变化张傲博没什么惊讶的,朱宏伟早已经把这些事在里跟他说了,作为兄弟张傲博还是很自豪的,因为他有苏弘文这么一个混得如此好的兄弟。

张傲博早定好了餐厅,跟他们说了会话就拉着他们往餐厅走去,苏弘文三个人谁都看得出来他今天是想大醉一场。(未完待续。。)

ps:一更送上,今天有点卡文,好郁闷,求月票安慰,橙子那老货竟然今天跳出来把老白的菊花给爆掉了,那老货都快一个月了才更了三十多章,老白都写了80多章了,被他爆菊了好郁闷,没天理啊,各位仍月票咱们去爆他的菊花!

忻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福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宁波哪家性病医院好
忻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福州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