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大学生照看婴儿续:警方称其与孩子母亲相识

发布时间:2019-10-15 20:59:09 编辑:笔名

 >  大学生照看婴儿续:警方称其与孩子母亲相识 2012-06-23 06:14:45  

昨日下午,天津市儿童医院,来福躺在民政部门工作人员怀里睡着了。

 

龚浩在网上发布的来福近照。

来福一定不想当“弃婴”,尽管他还只是个出生十几天的婴儿。但6月19日的一场奇遇之后,来福成了“弃婴”,天津南开大学滨海学院的大三学生龚浩成了他的“奶爸”。

6月20日,龚浩在社交网站上记录了这段离奇的爱心之举。6月21日,北京南站警方表示,实情并不像龚浩在网络日志中透露的那么简单,龚浩自称与送孩子的女人认识,来福并非弃婴。昨日下午,来福的“妈妈”又意外出现,亦称来福不是弃婴。目前,龚浩手机关机,对媒体避而不见。

经历了70余小时的“弃婴”生活,来福等待警方给那个自称是他妈妈的女人一个真实身份。

北京南站来福遇“90后奶爸”

6月19日,南开大学学生龚浩自称在北京南站拾到11天大的来福,寻求警方帮助。

6月19日中午,仅仅11天大的来福坐着推车出现在北京南站一家餐厅,他不会想到,随后自己会被人转手给了一个大男孩照看。

“19日中午,我在北京南站一家餐厅吃饭时,一位推着婴儿车、穿着黄色衣服的女士请我帮忙照看一下就走开了。我当时没答应,基于爱心还是代为看护了一会儿。”龚浩在日志中写道。

在日志中,龚浩表示,在同学、室友的支持下,他将孩子接回男生宿舍,自己当起了“奶爸”。

“如果没有脑子坏了的我,也许这个孩子会死,会成孤儿,会被牵走,如果没有那么多脑子坏了的人,这个社会早就完了……”日志里动情的字句,感动着读者,热心、有担当的大学生“奶爸”在网上迅速蹿红。

各路媒体蜂拥而至,龚浩却谢绝采访,称“自己不想炒作,也不想出名”。

前日,记者来到南开大学滨海学院龚浩所在的5号宿舍楼,龚浩一直未现身。据其同学介绍,龚浩确实在前几天从北京南站带回一名婴儿,但不清楚婴儿的来路。截至昨晚11时,龚浩的导师和同学均表示,联系不到龚浩本人。

龚浩在帖子中称,他与送给他孩子的妇女联系时,得知孩子出生于6月9日,到他手里时只有11天大。

前日,记者在天津市儿童医院见到了聘请龚浩做家教的张女士,她表示,她得知到弃婴一事,决定暂时照料。张女士给孩子取名“来福”,希望能给宝宝带来福气。

来福系“被委托”?

6月21日,北京南站警方称龚浩与孩子母亲朋友相熟,并非弃婴,谁在撒谎?

“在我掏出身份证学生证后,(警方)居然作出我是孩子临时监护人的备案,说是我和那位不知名女士达成的临时监护协议。警方拒绝接收这名婴儿。”在龚浩的人人网日志中,称自己曾向北京南站民警寻求帮助,但遭到拒绝。

昨日,北京南站派出所三队的指导员万宝忠、北京南站客运车间乙班主任赵盟、北京南站安检队队员杨路凡,以及市民马子媛,上述4人对事发当日情况的叙述却与龚浩所言大相径庭。

赵盟说,当日下午1时许,他在南站地下一层一餐厅附近看到一男青年推着一辆婴儿车,婴儿不住啼哭,他遂上前帮忙,并带着男青年寻求警方帮助。

据北京南站派出所三队指导员万宝忠介绍,根据19日出警记录,当时龚浩表示,朋友有急事,委托他照顾孩子两三天。应万宝忠要求,龚浩拨打了朋友的电话,证明孩子确系朋友委托他照看,并叮嘱对方“你赶紧办事”。

万宝忠表示,龚浩向警方提供了女方的姓名、籍贯、联系方式等信息,同时透露,他与女方于3年前在台湾旅游时相识,此后少有往来,此次,女方与他相约在北京南站见面,委托自己的朋友将婴儿交给他代为照看。

万宝忠说,此后,龚浩提出回津的要求,警方帮助他与安检员进行协调,为其开通绿色通道上车。

来福“妈妈”出现了

6月21日,南开大学校方介入,决定将“来福”送到福利院。6月22日,自称是孩子母亲的女人出现。

据知情人士透露,6月21日下午,南开大学校方已经介入此事,在校方人员陪同下,龚浩前往大港区板厂路派出所报案称捡到弃婴。校方表示将“来福”先送到公安部门备案,再转送到天津市儿童福利院。

大港救助管理站得知情况后,派出工作人员与爱心人士一起陪护来福辗转大港医院、天津市儿童医院进行身体检查,目前已查出,来福患有新生儿肺炎,颈部、嘴部、听力等均有先天性疾病。

6月19日到6月21日,来福的亲属始终没有出现,好心的张女士一直帮助照看孩子。昨晚,来自天津警方的消息,昨日下午,自称是“来福”妈妈的年轻女子正在配合天津警方做笔录。她表示,自己并没有遗弃婴儿,与龚浩之间是委托关系。

截至昨晚,来福仍在天津市儿童医院,由大港区民政部门工作人员陪护。出生仅十几天的他还很嗜睡,希望他早上醒来时,能见到自己的妈妈。

对话

“孩子不是弃婴”

昨日下午,记者在北京南站派出所,接通了龚浩留给警方的孩子母亲的电话。被问及是否曾将婴儿交给龚浩照看一事,这名女士很激动,“我的孩子在哪?我是孩子的妈妈……”

新京报:孩子辗转70余小时,险些被认定成弃婴,你知道吗?

来福“妈妈”:“他(龚浩)怎么能这么干?孩子怎么会是弃婴?我就是孩子的妈妈。我只是让他帮忙照看两天……”(情绪十分激动)

新京报:你和龚浩认识?

来福“妈妈”:他(龚浩)是我朋友的朋友。

新京报:为何将孩子委托他人照顾?

来福“妈妈”:我有急事,最近几天不能照顾孩子,便将孩子委托给自己的一名女性朋友,对方因有事不能继续照看孩子,情急之下,这名女性朋友表示“我有一个认识好几年的朋友(龚浩),我很信任他,可以将孩子委托给他”。所以我才答应把孩子委托给他的,只让他帮我照顾两天。(随即,这名女士挂断了电话。)

孩子母亲身份待鉴定

据警方表示,从目前调查的情况看,实情并不像龚浩在网络日志中透露的那么简单。目前,警方已经取得了“来福”的血样,下一步将进行DNA比对,确认这名女士和“来福”之间的母子关系。

焦点

如报假案当事人或受处罚

尚权律师事务所王冠律师认为,如果龚浩在明知孩子是对方委托给自己暂时照顾的情况下,向警方报案称“捡到弃婴”,他的行为已涉嫌欺骗公安机关,妨碍了正常的社会管理秩序;而他如果在明知事情经过的情况下故意歪曲或虚构情节,在网上发帖散播有损铁路民警名誉的不实内容,该行为也属于妨碍社会管理秩序的范畴。

上述两项行为若后果严重,公安部门可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追究当事人15天以下拘留、500元以下罚款。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中山治疗妇科费用
衡水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上海妇科医院
中山治疗妇科医院
衡水治疗睾丸炎方法